金陵艳史淫乱金陵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酣睡方醒,夏蝉聒噪,正是一年中烈阳最盛的时节,盛夏时分的南京,与武汉、重庆齐名,其热冠甲天下。正在百无聊赖之间,一女揭帘而入,轻声语道:「少爷可是醒了?太太方才叫阿贵过来传话,让少爷醒了去流水轩一趟!」此女名唤岚岚,乃是柳缙房中的四个丫头之一,体态是丰怩婀娜那一路的,走起路来腰细臀丰,别有一番韵味。柳缙早就将她看在眼中,只是房中的妻子盯得紧,直到今年年初才让他遂了心意。今日妻子去了城西妙梵庵烧香求子,难得的机会便在眼前!天气虽热,柳缙还是觉得一股欲火从下体处燃了起来。
  柳缙扬手让岚岚走到自己身旁。岚岚脸上一红,稍一犹豫,还是依言走了过去。柳缙一把将岚岚丰满的身子抱入怀中,先在她娇艳欲滴的唇上香了一把,然后问道:「小蹄子,上次让爷舒爽了过后,总有一个月了吧?小骚穴有没有想念爷啊?」岚岚大羞,忙挣扎了几下,挣脱柳缙的纠缠,脸色一肃,小声说道:「琳琳就在外面!你想让那只母老虎知道我们的事啊?!」一听这话,柳缙顿时便泄了气,他夫妻房中共有四个丫鬟,分别唤作岚岚、琳琳、薇薇和虹虹,那琳琳是他妻子的心腹,机敏能干,而且对缙二奶奶最是忠实,若是自己和岚岚的事被她发觉,必然要报到他妻子处去,那时便有好大的一场饥荒好打。
  看到柳缙如同斗败公鸡的模样,岚岚也是心下不忍,便将身子微微一斜,让柳缙的手可以着落在她胸前,隔着衣裳玩着那两个玉球。柳缙捏弄了一阵,只觉欲火更炽,便将岚岚的玉手拉到自己的裆下,握着肉棒。岚岚只出力套了几下,便发现柳缙的肉棒已经高高的挺起了。
  岚岚无奈,叹了口气,四周张望了一番,就指了指房后的夹弄,轻声说道:「你到里面去!」那夹弄在房中那架硕大无朋的桃木架后面,用一道高与床齐的隔板,和墙壁形成了一条四尺来宽的空处。那是柳缙夫妻两人的禁地,除了夫妻两人和两个贴身丫头之外,谁也不得进入。
  夹弄口一道门帘,上面画的是杨贵妃醉卧华清池,乃是出自前朝仇十洲的手笔,柳缙和缙二奶奶都是风情中人,闺阁之中挂上这幺一方春意盎然的布帘,行房之时更添鱼水之乐。
  况且坊间传言春册功能避火:火神菩萨本是处女之身的大姑娘,何曾见过赤身裸体的男子?见得春册,自然是脸红耳赤,娇羞而逃,这火又如何烧得起来?由于这个缘故,缙二奶奶便也由得这布帘挂在夹弄门口,只是若要知道有外人要来,首先便是吩咐丫头将门帘换走。
  此时岚岚见得布帘,脸上不由一红,忙将柳缙推进夹弄。柳缙嘻嘻一笑,伸手一拉,也将岚岚拉了进去。
  夹弄狭小,又密密麻麻地摆放了许多物事,两人塞了进去,便连转身也是为难。柳缙燥热难耐,裤子一褪便露出那条淫人妙物来,强着岚岚将手放在上面,命她套弄。岚岚先探头看看门外,渺无人影。这才蹲下身子,也不敢出声,便将柳缙的阳物纳入口中,妙舌点点,在上面轻轻舔弄。
  柳缙顿觉一阵舒爽,头皮发麻。缙二奶奶出身京城陈家,世代皆朝中大员,闺房之中虽说情趣曼妙,但决不肯做那迎凤吹萧之事。因此往时柳缙便只能借那烟花女子处解渴,偷了岚岚之后,岚岚温柔解人,在床底间又对柳缙处处逢迎,伺候得柳缙满意万分,每每想将她收房,但想起悍妻霸道,终于还是不敢开口。
  今日良机难得,正想在此时一快淫欲,不曾想门外突然一声传来:「太太着人来问,少爷起身了没有?若是起了,请速到流水轩一趟!」正是琳琳的声音!
  岚岚一听到琳琳的声音,便吓得花容失色。等到琳琳话音刚落,她已经早就吐出柳缙的肉棒,站起身来,说道:「少爷已经起身,等我伺候他穿好衣裳,这便去太太处。」语气稍带点颤音,好在琳琳远在房外,也听不出异常。
  柳缙闻言,已知好事被阻,心头一股邪火更是无发作处,但也无计可施,只得在岚岚服侍下穿戴整齐,走出房来。
  柳缙夫妇住的西院离流水轩不远,不消一盏茶功夫就到了。柳缙入得房来,只见房中两人,除了嫡母黄夫人之外,还有一人,却是大姨娘张氏。
  原来,柳缙之父-两江巡抚柳澄共娶有一妻四妾,正房便是柳缙生母黄氏,黄氏生有二子,大儿八岁上出天花夭折了,二儿子便是柳缙。柳澄夫妻经丧子之痛,对余下的这个儿子更是百般疼爱,加上柳澄之母柳老夫人爱孙心切,是以柳缙自幼便是要风得风,难不免便长成了一个纨绔。


  十八岁上娶了鸿胪寺卿陈元家的大小姐为妻,便是前面所说的缙二奶奶了,去年又捐了个从五品的知州职衔,穿上了绣白鹇的五品补服,戴上了水晶顶的红缨官帽。如画美眷,似锦前程,更是羡刹旁人,唯一不足的,便是和缙二奶奶婚后八年,缙二奶奶依旧是一无所出。
  柳缙之外,柳家便只有二姨太育有一子,名唤柳绮,小了柳缙七年,今年方才十九。但因不是嫡出,远不如柳缙之得柳老夫人所喜。四房姨太太中,大姨娘和黄夫人年岁相近,性格相合,两人交往最是相得,平素以姐妹相称。因此在母亲房中见到大姨娘,柳缙也不觉惊奇,请过母亲安后,便转身向大姨娘行礼。
  大姨娘起身回了礼,嫣然说道:「这幺热的天,这儿有现成的冰镇酸梅汤,缙官先喝上一碗吧!」柳缙依言将酸梅汤喝下,接着问道:「母亲叫孩儿来不知为了何事?但请尽管吩咐,孩儿必当从命便是。」黄夫人笑道:「那也是为了你妹妹的大事,昨日无锡苏家派了人送了一份聘礼来,说是要就此将这婚事定了下来,我和妹妹商量过了,想听听你的说法。」原来黄夫人除生有柳缙外,尚有一女,便是柳家的大小姐,闺名秀霞,比三少爷柳绮小了一岁,正是青春年华,十足一个绝代美人。从十四 岁那年起,上门提亲的便是络绎不绝,但柳家门第高贵,阖家对这位大小姐又都是视如珍宝,出嫁岂是仓促可成之事?便这样拖了四年,尚等着提亲的,只剩下几家门当户对的望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