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在地下室的凌辱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星期六的下午,当放学后,山叶裕美在回家的途中,她悠闲的在住宅的街上散步着。长长的黑发垂落在肩上,阳光照射着有如丝涓的光辉。粉白脚走在人行道上。
  这时,她看见了前方车中有香烟的烟圈一圈圈的从开启的窗冒出来,她认识这个男人,裕美摒息着,他就是权藤。
  「啊!我该怎办?」
  瞬间,裕美踏着害怕步伐走着,她的表情坚定。如果她现在逃走,一定又被捉回来的,两支脚总是敌不过四个轮子的汽车。她低下了头,急急忙忙的通过他的面前。
  「嗨!急什呀!山叶老师。」
  权藤从车窗伸出了头,他的嘴里叼着香烟,露着下流的笑容,不客气的盯着裕美的面容。
  「几天不见,越来越美了,美人!」
  「…你…有什事?」
  「嘿嘿…没事就不能来吗?石黑叫我来监视你的。要不要去兜风呀!」权藤下流的笑容更加得卑猥了,指着驾驶座的旁边。裕美抬起下巴,坐进了驾驶座的旁边。
  「好可爱呀!尤其是那个细腰。」
  「不要!不要!请你放尊重点。」
  「干!少装贵妇啦!」
  权藤怒骂着,骂她是涸荡妇。裕美迅速的坐进车子里去,绝不能让学生的家长看到,幸好没有任何人影。
  她的双手交叠着,她始终无法抵抗权藤的威胁,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眼前一片辩胧,眼里浮现了泪水。
  权藤的手上还留着裕美白色的齿咬的痕迹,他舔舔嘴,眺望着这位美人教师。他的心中想着如何彻底的玩弄这个美人。
  裕美坐在驾驶座旁边,对于驾驶座的男人感觉害怕。看他那令人觉得恐怖的脸,好色的视线看着她的大腿,权藤就这样一面开着车,一面露出好色的眼神。上下的打量着她的身体。
  裕美闭起了眼,只要没有看到他,至少自己比较心安一些。开学的这几天以来,主任石黑叫她去他的办公室,胁迫她性交。卑劣极了的男人的精液,无理的叫她吞进去,丑恶的肉棒在她的秘处操纵着,裕美哭得成了泪人儿,而在回家的路上,再次的要求她。
  「今天晚上我们来玩个通宵,嘿嘿!觉悟吧!」权藤露出黄色的牙齿,淫笑着,他的一季离开了方向盘。
  「啊!这个有困难。我…今天要早点回家。」
  权藤的手抚摸着她的大腿,她死命的夹紧人腿,在这小小的空间无处逃走,下快感遍怖身体,感觉毛骨悚然。
  「咦!你以为我不知道阿!明天是星期日,学校休假,那早回去干嘛!你现在是情妇,就应该配合我们。」裕美没有说话,她觉得真是悲哀。今天下课时,立川在走廊下叫着她,说如果她有事的话,可以来找他,而她现在被约束着,而且几乎是夜夜通宵,她连睡觉都做恶梦,当今天遇见立川时,裕美真想对他说出这一切,内心中盼望他能够救她。
  「要不要来一段车上性交呀」
  「不要!」
  「石黑的精液好吃吗?嘿嘿!」
  他不停的盯着裕美艳丽的身体,用他的眼爱抚着她的全身,光看就让权藤亢了。他强力的伸进大胆的内侧去摸着。
  「啊啊呜,不,不要。」
  「啊真是极品呀!太令人喜爱了。」
  她拼命的挟紧双腿,防止权腾的手指无理的侵入,但是还是被他攻破了她的防卫,手掌包着她的花园。
  「嘿嘿嘿…让我看看湿了没有?」
  「呜!」
  羞耻和屈辱,使裕美的脸泛着红潮,权藤的调情使她觉得很难堪。一段都是弯弯的路,使他的手离开了她的大腿深处。他的眼变了,变得充血的淫相的眼神,被裕美瞄到了。
  他们沈默着,裕美只听到权藤慌乱的气息,像是魔音贯三般。走在平坦而直的道路时,权藤开口说:
  「老师!把胸罩和内裤脱了,现在…」
  「什?」
  瞬间,她不权他在说什,裕美张大眼睛看着权藤。
  「你是说把胸诽脱下来吗?」
  权藤毫无表情的说:
  「快一点,还在那里婆婆妈妈呀」
  他挥起了左手,打在裕美的脸颊上。
  「哎哟!」
  裕美抚着被打发烫的脸颊,那雪白的脸印上了赤红色的手印,打得她头胀眼花的哭了起来。
  「你到底做不做?不然我来帮你脱。」
  权藤问着,裕美的头左右激动的振动着,否定他的建议。她呜咽着…裕美浮动着腰,手伸进裙子里,脱下了纯白色的内裤。车继续向前行驶着。白布从大腿上滑落了下来。她小声的低位着,将裤子拉到脚底脱了下来。


  手伸向背后,将后背的胸罩打开,从袖口抽出胸罩出来,权藤感觉自己的股间起了变化。
  「啊!刚才打你打得太重了,痛不痛啊!」
  当裕美的手拿着胸罩时,权藤说着。他拿起她的内衣袖,凑在自己的鼻下,收着裕美甘香的体味。
  「嗯!好香啊……你似乎有洁癖哦。老师。」
  「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我们今天要好好的干,嘿嘿嘿……」那卑猥下贱的话,使裕美面红耳赤的哭泣着。对于旁边坐着女孩时,权藤就神经异常。
  车子开到二个小公园间,权藤减速靠在路边,然后将车子寄放路边,看着讶异的裕美,他觉得好美。
  「走吧,下车了。我们去散散步吧!」
  「不,不要!我这样好羞耻。」
  「你身上还有穿衣服啦,怕什」
  他跟本不理采她,强力的拉着拼命抵抗的裕美,将她拖出车外,她的肩膀微微的震动着。他搂着她的肩,就像恋人一般,身体紧紧的靠着,走进了公园中,站在人多的地方。
  公园中,有老人无聊的看着天沈思,有母亲带着小孩游玩的,还有流浪汉在一角喝着酒。
  公园中的人的视线投射在这奇妙的一对。就好像影片中的野兽与美女组合样。
  他们对于这位绝世美很好奇,于是开始打量着她,从上到下毫不放过,盯着她那匀称的腿曲线。
  薄旧的衣服下,紧绷着丰满的乳房,可看清那深红色楚楚可怜的乳头。老人看得吞着流出来的口水。母亲则皱着眉头,低头的交头接耳,而那流浪汉则发出奇怪的声音。
  「啊啊!好羞耻,全部被看见了,求求你,你不要这样的折磨我。」裕美很悔恨的踏着慌乱的步伐,裙子摩擦着下体,她因羞耻而心跳的发出异常的声音,她吐出你息,背后流着汗。
  权藤最喜欢看裕美狼狈的样子,他恶意的将手放在她的腰上,粗鲁的移动着、磨着,裙子慢慢的被往上拉。
  「咦,不要!干什呀」
  裕美小声的抗议着,下体快要露出来了。
  「嘿嘿嘿!怎样,是不是很通风呀!」
  「不!不要,不要在这里,权藤,求求你。」
  流浪者那卑猥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的大腿,权藤看见裕美的眼眶中充满了眼泪,随时都掉下来的样子。
  「好吧!我想一想有什好地方,不被人自见,而又能快乐的享受一下的地方。哦对了,公共厕所怎样。」权藤自言自语的说着,他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想法裕美一听,感觉自己的后脑被痛殴的样子,眼前一片黑暗。
  「啊!可不可以不要…」
  其实她是多此一问的,她没穿内裤的下体,被风灌了进去,膝头微微的震动快逃吧…
  裕美受到他的要胁,很是悔恨,逃又能逃到那里呢?就如这个男人说的。切的希望都破灭了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被催眠一般,随着权藤的操纵走着。
  在公园的一角,用木造的搭建公共厕所所,那便器充满着刺鼻腐臭的味道。裕美的背脊凉了半截硬着。
  「好啦,就在这里了,可是还是被看见的呀!」「呜!那找有门的厕所。」
  权藤浮现着淡淡的笑容,从腋下抱着她的手腕。走向男子厕所去。那恶臭的味扑鼻而来,他将她押近大便用的厕所。
  裕美顿时绝望的流下眼泪来,小小声的呜着。权藤将她推了进去,将门紧闭口,反锁了起来。
  里面放着流浪汉留下的杂志,墙壁上写着淫猥的粗话,污黄的便器还残留着粪便的残渣,非常的臭,上面似乎沾着污垢的精液,这样刺鼻的味道,令人都快窒息了。
  而在这小小的厕所中,墙壁不洁的样子
  这裕美所无法忍受的。这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在这样脏的地方,也能使男人弄,男人的魔手伸了过来,她永远也逃不了似的……
  「嘿嘿嘿,觉得很脏吗,不吧。让我看看石黑把你调教的怎样了,在这里我才有不同的快感。」二人都无法忍受那有粪的便器,裕美的脸靠着墙壁,屁股向着权藤,突起她那美好的臀部他抚摸那白白的大屁股。用力的挤压着,裕美经过长时问的抵抗,全身震动着,痛苦的哭着。
  「哇,太棒了!」
  他的两支手摸着双丘,荒乱的抚着,一手伸向她的胸前,揉着半球形的乳房权藤淫靡的手轻揉着,乳房在他的手掌中变得硬挺膨胀了,薄桃色乳头可怜的抖着。
  「石黑是不是常常这样做呀!他呀!实在有本事,能够得到你这一位绝世的美女。」权藤在裕美的背后羡慕的说着。短期间的调教她的身体,使得那凄艳的肉体,更加的有魅力了。


  他激情的揉着柔软的乳房,使乳房被挤压得变形了。权藤扭绞着她的乳房,一手在屁股的谷间活动着。
  「啊啊…咦,不要…」
  权藤的手指挥进了她的洞里,花唇开了,裕美的头发抖动着,身体也为之一震。这里是她觉得可怕的部份,男人经常粗暴的使她的身心受到最大的屈辱。
  「啊!都湿了,是不是想要了…
  「唔!」
  裕美红着脸拼命的摇头否定。在不洁的公共厕所中干这种事,使她想呕吐的感觉。
  男人的手像虫一样的爬进她的身体里面,不可思议的剌戟,像是把蕊心点燃了火焰一般。慢慢的灼热着身体的深处,事实上,自己的身体也由不得他控制,心中产生了欲望。
  「看吧!我说没错吧!流出了那多的水。」
  权藤的中指突进了洞里,那阴道被异物的侵入,自然的收缩反应着,他的手指就像棒子一样的抽送着。
  裕美忍不了了,伸手找寻他充血的肉棒。
  「怎,要用它刺进去啊!」
  「啊…」
  这时灼热的内棒押进了她的屁户穴中,裕美的脸左右的摇劲着,抗拒着他的剌入,甘美的发香散发了出来,整个神经紧崩着。
  权藤的情欲再一次的燃起。
  「唔,怎样,好爽啊!」
  权藤充血的肉块,分割的屁股肉后,肉块突破了花园。裕美的女性器就像画在墙壁上的一样,她全身的血液往上冲,用牙齿咬着唇,发出了快耍死掉了的声
  「呜呜…这种交合真是太美好了。」
  感觉裕美他的腔口收缩着,紧夹着他的内棒。权藤感动的呻吟着。两手揉着她的乳房,他的腰激烈的前后动着,肉棒在里面磨着。彻彻底底的分割着阴道,粗暴的蹂躏着。
  「啊啊…不要」
  他在她的背后,内棒已深深的贯入,揉着乳房的性感地带,裕美肉壁的内侧激起了快感,那种污辱的感觉消失了,起而代的是她慌乱的气息,像麻药似的捣着她的身体,她感觉子宫深处火热的疼痛感,她感觉意识迷糊了,像是侵入了梦幻的性世界中。
  「哈!你这个娼妇,现在尝到了甜头了吧!」
  权藤的声音,使她起了新的战栗,裕美在心中椰揄着自己。
  「我…娼妇,啊!苦啊」
  「干吧!用力的干吧」
  她发出甜美的声音,裕美的腰跟着动着,肉棒抵着她的花心,激烈突进子宫内的感觉,使她的背脊通入了一道电流,美感快速的遍怖全身
  「啊,老师,这样的做爱方法,是不是特别的好啊。」「…啊!是呀…」
  在粪尿污垢恶具的厕所,现在也不觉得它不乾净了。裕美进入了喜悦的境地权藤自她的头后,要求的吻着她的唇,裕美积极的转过头来,和他激烈的亲吻着。
  权藤的手揉着充血的花唇,裕美的舌头热终的在她口中搅拌着,唔!唔!的吐着气息。权藤深深强烈的抽送着肉棒,裕美全身苦闷,前后的摇摆着腰,和他配合着。
  「啊!哎呀…」
  她接近了绝顶的高潮,裕美的黑发乱了,眼睛湿润了,权藤一抽一送的,缓慢的动着。
  「啊啊!太爽了,老师,我的棒子得到了高潮了。」「咿!我…也是。」
  权藤的肉棒激烈的刺激着秘处,瞬间,电流般的拍打着裕美的身体,裕美的官能陷入了迷?的意识中。权藤的肉棒迸出热热的精液,使裕美发出了喜悦的声
  在地下室的墙壁,有一个八十寸大的大型莹幕,莹幕上的男女正热终的展开性爱运动。被麻绳紧绑着身体的裕美,趴着身体,石黑在她的背后,将那肉茎插入屁股中。
  在画面中,石黑握着裕美的大腿,有规律的性交运动,使身体上下的动着。那支赤黑的肉棒像一支钢刀一样,分割着她的肛门侗。裕美从鼻中发出了娇美的呻吟声。他又按了快转。
  这是裕美第一次在地下室被凌辱的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