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叶姓女修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自从韩立从魔界返回灵界后,就愈感觉清冷了。婉儿她们过了1000多年也不知是死是活,到底飞升了没有了、唉!

  不经想起当日在魔界奸杀叶家老祖……

  当日韩立与陇家老祖,千秋圣女一干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眼看已经找到洗灵池,可谁知宝树圣祖降临虚空中忽然波动一起,无数粉红花瓣铺天而现,一凝下,竟幻化成一只百余丈巨手,气汹汹的冲韩立等人一压而下。一时间,花香扑面而来之下,仿佛整个天空都为之塌陷一般,让人避无可避!

  「不好!肯定是魔界圣祖发现了我等行踪。」韩立说道

  一转身祭起风雷翅就呼喝:叶仙子快过来,我带你离开。

  叶姓女修大喜,急忙施展神通就到了韩立身旁;韩立一手托着叶姓女修就跑,看都不看陇家老祖一行。一瞬间就不见了综影了。

  而陇家老祖等人也四射离开,可宝树圣祖哪能让他们离开了、一片粉红色的花树虚影闪动不已,刹时间陇家老祖、千秋圣女一行人尽数被迷晕而去。

  韩立抱着叶姓女修已经跑了大半年了,心想魔界圣祖应该追不到我了,看着怀中的娇躯,泛起了心思。

  不等叶姓女修反应,就施展神通封住了叶姓女修全身。

  叶姓女修反应过来喝道:「韩道友你这是干嘛?」

  韩立说道:「无他,就是想要一品,叶道友万年处子元阴。」哈哈……哈哈……

  韩立慢慢扭过脸,看着叶姓女修道:「衣服脱了,让本座在这儿爽一下。」
  叶姓女修心下略一权衡,毅然解开衣钮。她明白一旦激怒他,谁都不知道这个禽兽会做出什么事

来。

  在怒放的花丛中,叶姓女修脱掉最后一件亵衣,将美妙的玉体呈现在阳光下。

  韩立没有作声,只冷冷看着她。

  两人僵立片刻,叶姓女修柔顺地斜倚在凉亭的廊椅上,玉腿微分,主动剥开花瓣,露出湿润红嫩的入口,等待他的进入。

  「翻过来。」

  叶姓女修乖乖起身,略一犹豫,选择了直立的姿势,弓身按住扶栏,柔柔挺起粉嫩的雪臀。

  「掰开。」

  柔若无骨的纤手伸到腹下,张开玉股间的羞处。

  「上边。」

  叶姓女修闻言一怔。

  「本座要**的屁眼。」

  浑身的血液都涌到脑部,叶姓女修顿时僵住了。容龙神情恬淡,但不容置疑的口吻却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手指僵了片刻,又开始缓缓移动。细滑的臀肉丝绸般从指尖滑开,露出粉红色的小巧菊肛。

  亭外骄阳似火,身下的肌肤温凉如玉。韩立对叶仙子的温顺大为满意,他了斜了一眼沉默的母亲,抬手在叶姓女修臀上拍了拍,肉棒一举,顶住菊洞。
  「韩立……」叶姓女修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

  「……没什么……」虽然这样说,叶姓女修的娇躯却禁不住轻轻颤抖。那种含羞忍痛的动人之态,令韩立怜意大起,他知道自己的阳物太过骇人,叶仙子虽然天赋妙物,但每次交合也支撑得辛苦万分。此时明知后庭开苞的剧痛,她仍然肯听从吩咐……

  叶姓女修咬着红唇一言不发,脸上却渐渐红了。后庭彻底撕裂之后,肛肉反而愈发敏感。不仅在单纯的肛门性交中就能达到高潮,甚至每次秽物流出,都会有强烈的快感。她不知道是因为韩立给她施了足以令石女变为淫妇的合欢散,还以为是自己变得淫贱。

  正纳闷间,叶姓女修纤手一翻,握住他的阳具,低声道:「来吧。」声音虽然坚决,却忍不住发颤。

  韩立操女人从来没有犹豫过,但这次面对叶仙子娇嫩无比的菊肛却有些迟疑了。他在少女臀上抚弄良久,然后中指一探,指尖抵住菊洞缓缓伸入。小巧的肛洞收缩着将指端吞入,温软的肛肉又紧又密,美妙得令人窒息。

  手指一节节进入粉红色的雏肛,接着缓缓插送起来。叶姓女修弓腰举臀,屈辱地任仇人玩弄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她心头羞愤至极,脸上却不敢露出一丝恨意。

  韩立插弄多时,肉棒早已胀得生疼。待嫩肉渐渐松驰,他也不再理会叶仙子是否会受伤,挺腰顶住菊洞。

  玉人粉躯顿时绷紧,叶姓女修紧张得差点儿要大哭一场。她一向最是怕痛,破体时不知流过多少眼泪,何况破肛的痛楚会远过于当日。

  细密纤美的菊纹在龟头下绽开,最后只剩下一圈窄窄的粉红色。但光亮的龟头才刚刚进入。

  韩立吸了口气,挺身一送,菊肛立刻绽开几条细细的透明裂口,眨眼之间,伤口便充满鲜血,叶姓女修「呜」的一声哭了起来。

  韩立腰身微微一退,待龟头沾上鲜血,又旋即进入。「叽」的一声,龟头没入菊洞。晶莹的玉股间鲜血长流,叶姓女修痛彻心肺,眼前一黑,几欲晕倒。
  韩立揽住叶仙子摇摇欲坠的腰肢,下体轻抽缓送,只用龟头在溅血的肛洞慢慢进出。刚刚开发的肛洞略显生涩,后庭紧密,但香软柔滑稍有不及,刻这个韩立,扔在叶姓女修身上疯狂地横冲直撞,大肆挞伐。

  在没完没了的蹂躏下,破身的痛楚,可算不了甚么,更难受的是一股代之而起的酸麻,那种不知是酸是麻的感觉,随着那韩立的冲刺,不断折腾着叶姓女修脆弱的神经,自身体深处往四肢八骸扩散开去,使她禁不住低声呻吟,娇喘细细。

  就在一次狂暴的撞击中,叶姓女修感觉脆弱的身体终于给那无情的肉棒洞穿了,积聚在里边的酸麻,也同时裂体而出,好像尿尿似的,可不知是苦是乐。
  「尿了……她尿了!」韩立止住动作,鸡巴深藏紧凑的玉道里,品尝着里边传出来的美妙抽搐,兴奋地叫道:「美人儿,第一次高潮是不是很过瘾呀?」
  韩立忽地长号一声,突然起劲地狂抽猛插,然后软在叶姓女修身上急喘,一股火烫的液体,同时直射她的身体深处,原来这韩立终于发泄了兽欲。

  躺在地上的叶姓女修年青貌美,眉目如画,此刻却是气息奄奄,檀口张开,喘个不停,好像叫也叫不出来似的,她身上不挂寸缕,伏在娇躯上的韩立,正在疯狂地抽插着,每一次把鸡巴抽出时,便带出了龌龊的秽渍,还夹杂着几点猩红,触目惊心。

  叶姓女修的元阴,终归被韩老魔所得,破身时那种椎心裂骨的痛楚,现在还是记忆犹新,更苦的却是心里的伤痛,这一生的仙缘都没了,没了元阴我还能修仙么?

  看来还要好好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