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迷情】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一)
  这算前女友吗?也许算是吧!记得跟小谊的相遇是我念博士班时。当时刚去 念书时就因为经济压力透过关系去了间私立学校兼课。小谊不是我教的第一个班 级的学生,事实上遇到她是已经到下学期,当时她大三,跟我相差了五岁。
  大三下通常要开始做毕业专题,小谊跟她的组员并未找她系上专任老师,而 是跑来找我这兼任老师当专题指导老师。一开始还蛮错鄂的,不过既然系主任认 为兼任老师须负担专题责任,再加上有专题指导费的情况下,我当然就答应了。
  我很直接给了我的电话与msn,一开始小谊打电话来或msn敲我都是问 专题的事情,但是慢慢地我发现好像都只有她在问我问题。原本都是讨论专题, 结果后来都变成了玩msn上的小游戏或是聊天。
  其实小谊不漂亮,虽然身材瘦高(165/48/32a),但由于个性爽 朗,所以大家聊得也很开心。我不会拒绝她跟我聊天打屁,或许念博士班的生活 很苦闷吧!打屁的内容在期中过后慢慢有所变化,开始聊到了私事。
  一开始的私事只有一些小秘密,但男人嘴就是贱,免不了讲到了性话题。开 始小谊颇尴尬,不过聊开后她比我还爱聊,还会问我过去的所有性经验,当然我 把跟之前所有女友以及炮友的一切都讲给她听。
  当时的小谊有个职业军人男友。她说她的处女是给他的,但很少做,因为那 男的屌臭味很重。重点是每次做都是狂抽猛送,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好几次做完 后都出现阴道裂伤,让她痛好几天。
  聊天过程中其实我有时都会有意无意地试探她,有几次还直接开玩笑的说: 「跟你男友做这么痛苦,不如跟我做一次看看吧!我的经验包你舒服喔!」她也 许真当成玩笑,总会回说:「好啊!有机会就来呀,但我看是没机会喔!」除了聊天打屁,中间有几次我都会说我好想出去走走,小谊也会说想出去, 后来有几次真的下了课后我们约在离校门有段距离的地方碰面,载她上车后开往 垦丁去走走。当然是当天来回,而我也很有风度的对待她。有了出游经验以及常 打屁经验,我们对彼此真的熟到一个极点了。
  也许是对研究有兴趣吧,因此专题我差不多只花一学期就搞定了。不过真正 的原因是因为我要去别间学校签约当专任讲师了,所以想赶快搞定。小谊她们知 道我要走了,为了感谢半年的指导,所以请我去吃一家五星餐厅的欧式自助餐。
  那天喝了两杯红酒,晚餐吃完,我载了小谊与另一个女生回家。另一个女生 家较近,很快的放下车后车上只剩我跟小谊。也许她常搭我车,所以都很熟,但 是那天我决定豁出去。
  开到一条满是motel的街,开过去前慢慢把话题带到性方面,后来到那 后直接说了句:「开进去好吗?」小谊的脸色开始紧张,她觉得不太好,但是我 直接指了一家说:「要进去啰!」小谊紧抓着安全带说:「不要闹了。」但是我 已经在门口说要休息了。
  车开进车库,门放下后跟她讲说:「进来了就看看好了。」小谊脸色有点沉 默,但还是跟我进了房间。门关起的刹那,我回过头抱住了她,她一直挣扎,但 我捧住她的脸跟她说:「这是你曾答应我的!」过了会她说她想先去厕所,进去后听到洗脸声。出来后坐在我旁边,但还不 等她坐定,我就扑倒她了!
  小谊:「这样好吗?这样不好吧……」此时的我正亲吻她的身体并解开上衣 扣子,小谊喘着气的说:「不要啦,真的不要啦,好奇怪的感觉啦!」此时的我 已经脱到她的裙子,小谊喘气的说:「不行啦,人家有男友啦……」此时的我看着她整套黑色内衣裤,然后把我身上所有的衣物全部脱光了,同 时也在寻找着房间中的保险套。不过我没找到,也懒得找了,因为小anson 已经硬到不行。
  我开始回头扒开她的内衣裤,小谊更紧张的说:「不要啦!不行啦!」过了 一会,小谊开始发出呻吟声,因为我已粗暴地插进去了。等她没再反抗,我开始 恢复了温柔,挑逗她全身敏感部位,她已经受不了的自己扭动着腰。
  小谊:「嗯~~喔~~」
  我:「你不是说不要么?现在怎发出这种声音呢?」小谊:「讨厌啦,不要一直问啦!」我用力地把腰一挺,手指挑逗乳头的问:「跟你男友比起就是不一样吧?」小谊:「嗯……嗯……喔~~你把人家吃了还问这干嘛啦~~」此时我把她翻过身从背后插入,动作也开始加大了,小谊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声了。好湿啊!看来小谊真的很久没做了。看着她越来越兴奋,我开始用言语刺 激她。


  我:「说啊,现在是谁进入你的体内?」
  小谊:「嗯~~喔~~是ansonchen……」我:「ansonchen是你的谁?」小谊:「ansonchen是我的老师……嗯~~嗯~~」我:「完整地说出来,谁进入你的体内?」小谊:「我的老师,ansonchen正进入我的体内……喔~~快一点 ~~我想要……」我:「老师是不是你的老公?」小谊:「是……老师就是我的老公……我快了~~我快了~~」我:「那通通射给你好不好?」小谊:「不要~~不要射体内~~」
  我这时也快射了,一把抓起小谊,直接把小anson插进小谊嘴里,然后 直接射进她嘴里,命令她舔干净。
  做完了,两人躺在床上无言地看着天花板。时间到时她起身穿起了衣服,我 们就这样无言到送她到家。回家后以为大概就这样结束了,聘书期到了,我也离 开那间学校。但一个月后,与小谊之间出现了大转变……(二)自从那一夜后我再也没接到小谊的电话,msn再也没看到小谊上线,也许 我被删除加封锁了吧!也许她后悔了那一夜,也许是她有其它想法,但是再怎样 我想我或许得不到答案,一切应该是结束了。
  其实一个月的时间中我并没有很刻意地去淡忘这件事,我常会想起跟小谊上 床的时候,坦白讲那是我第一次用言语去刺激一个女人,而且她竟也跟av女优 一样回应着我,一整个感觉就是觉得爽!不过结束就是结束,就当是一夜情吧, 一夜放荡的激情。
  很快地一个月时间就过去了,那时正好是热死人不偿命的七月中,某天在实 验室里对着来参加感官实验的样本记录实验结果时,电话响起了!一看竟是小谊 打来赶紧叫学弟接替我记录,我跑出实验室接电话。
  小谊:「还记得我吗?」
  我故作镇静的说:「嗯,好久不见了,一切还好吗?」小谊:「不好,我跟我男友吵架了。大家都去打工了,没空陪我聊,你该不 会也要告诉我你现在不方便吧?」我假装为难的说:「虽说我在做实验,不过……好啦,但等我五分钟交代一 下。」冲回去叫学弟接手后,还故意慢个两拍走回自己的小间研究室,考虑到要 打很久,所以拿起桌上分机拨出去。
  我:「我ok了,说吧!」
  小谊:「好久不见啦,虽然我曾告诉过自己不再跟你联络……」我:「喔喔~~」小谊:「只有两个字喔?不会想问为什么吗?」我:「大概知道为什么,但真正理由还是要你讲,想讲你自然就会讲啰!」小谊:「这个先不管,我好闷,闷着跟我男友的事……」后来小谊把跟她男友之间的状况跟我讲了一下,她男友是职业军人,虽然在 舰艇上担任行政,但军队不愧是大染缸,一些讲话口吻与恶习全都学会,所以跟 小谊在一起时,只要小谊有一句不中听的话,他就会用训兵的方式对待她。
  小谊还讲到一件她觉得不爽的事,但我听完后却是哈哈大笑。话说有天小谊 课很多,回家后就想睡一下。睡到一半男友打来,男友听她睡梦中迷迷糊糊的讲 话很不爽,她男友就先沉默个五秒,然后在电话中很大声的大喊:「立正~~」听完我一整个笑翻!
  再讲到最近之所以跟她男友不好是因为床上的事。话说当职业军人尤其又要 出海,因此在生理方面总是在上岸时想好好处理一下。但是小谊说他每次一上岸 就是要做,做完就睡,睡完后就回家打电动。觉得自己只是他的发泄工具,所以 跟他抱怨,谁知道那男的听完后竟然大怒,直说这是小谊的义务,不得拒绝。
  好一个义务,真怀疑这男的脑袋装屎吗?后来小谊不快乐,但我依然努力发 挥搞笑本领把她弄笑,那天就在笑声中挂电话了。神奇的是,挂完电话那天,我 开电脑后她竟出现在msn上面了。
  接下来我们又像以前一样有说有笑了,有时电话聊,有时msn。直到八月 底,她跟我一样玩着msn踩地雷比赛,她突然关了游戏,问我说,难道我都不 会想问为何之前她决定不跟我联络吗?我给了一笑脸后跟她说:「老话一句,想 说就是会说啰!」小谊接下来打了电话过来,电话中她说着原因,原来是因为她想也没想到竟 然这辈子第二个碰过她的男人是她的老师,回到家怎想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跟自己 的老师上床。其次,她觉得她有男友了,对她再不好也是她男友,觉得跟我接触 会让她有罪恶感,因此决定停止往来。


  但为何现在又打电话来了呢?因为她不想再去思考为何会跟老师上床,老师 也是人,也有性欲。但她也是个成熟的女人,久没做也会想,所以思考原因没有 用,就当作享受一次。其次是跟她男友感情不好,罪恶感逐渐消失了,所以也不 在乎了。
  听完后我讲了一句话,我说:「小谊,你知道吗?跟我上过床的女人中,我 最想念跟你的感觉,让我深深回忆。」小谊听完后无言了,接下来我更大胆的豁 出去讲一句话:「如果可以,我真想再疼惜一次你!」小谊再次沉默,沉默到我觉得是不是该收回刚讲的话来打个圆场。正想准备 开口说以上是玩笑话时,小谊开口了,她说:「下礼拜我想去北部玩,可以的话 请你当向导,但不要误会,我不是想跟你做,只是单纯见面,出游。」听完之后我也不想猜太多,只觉得那好吧,就当见面出游吧!便随口答应她 了。几天后她搭和欣客运来北部跟我碰面了,我从大溪老街开始带着她四处玩, 一直玩到苗栗山区去。当晚她睡旅馆,我没邀她睡我那。隔天中午她要搭车回南 部了,我带她去吃了顿好的。
  但吃完后离搭车时间还很早,也不知道要去哪,就跟她说我吃太饱了,昨晚 跟她玩完后我又回学校弄东西,眼看时间还早,不然就先到我住的地方让我休息 一下吧!小谊想了想也觉得可以,就跟我回家了。
  回到家我洗了把脸,小谊参观着我的小套房。我洗完出来后便躺上床休息, 小谊随手翻着我放在书架上的一些轻小说。我虽眼睛闭上,但恶魔的心却越来越 明显,原本无此意,但是我在思考要不要再碰她。
  可是再碰她会不会她再度消失?其实她消失对我无任何意义,就只是生活中 少了一个人。但心里在想难得这么快乐地出游,心情也很好,有必要弄僵吗?可 是男人就是犯贱,有时候不得不承认,下半身真的还有颗脑袋在思考。
  就这样,我眼睛突然睁开,起了身走向她,慢慢地把双手放在她肩上,轻轻 的帮她按压。按着按着,我抱住了她,当她回过身想拨开我的双手时,我的唇紧 紧地贴住她的唇,然后再把她抱到了床上。
  在此我不予说明床戏了,因为那天的她不挣扎,但也不主动,虽然有呻吟, 但是感觉略显保守。由于是临时起意,房内也没保险套,就这样无套进入,变换 四种姿势后,最后射精在她的胸口上。
  精液帮她擦掉,吻了她一下后她起身进浴室冲洗,衣服穿上,然后又开始无 言。当精虫从大脑退去后,更正确来说是男生射精时经过了十二秒的高潮大脑空 白期后,理智会在五秒内回来。看着她无言与穿衣,我心中只想着一句话:「死 了,又变这样了!」看了看时间,我连洗的时间都没有就穿起衣服赶紧载她去搭车,这段期间她 依然无言。下了车,陪她等车,车来了,站务员广播要准备上车了,她提起行李 走向车子,我在身后看着她,想说这次大概真的要结束了。
  当她走向车子,却突然又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再走向我这边。当她停下脚 步时,我紧张了一下,但是她却在我耳边说了一句:「下礼拜我还会陪朋友上北 部,你还要招待我喔!还有,谢谢你的吻。」然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走向车边。
  等一下,谢谢我的吻?快速思考三秒后,我大声对她说:「我等你来!」(三)小谊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还在研究室的我看到她上线后随即丢了个 笑脸给她。小谊慢了好几拍都没回我,随口问了一下是不是男友打电话来,只见 msn视窗出现了个「嗯」,接下来就没下文了。过了会,小谊也下线了,我继 续努力资格考的科目。
  到了半夜十二点半,小谊再度上线,不过我没有理她,过了会换她丢笑脸过 来,我问:「怎么到家又消失了?」小谊说男友约她出去吃饭,我问说:「真的 只有纯吃饭?」小谊用无奈的表情并说了句:「你想他会这么乖只吃饭吗?」我 没追问下去,只说:「如果累了就早点休息吧!」小谊想了一下也决定去睡,说 声晚安后就下线了。
  但到凌晨一点,小谊打了我的手机,她说虽然很累但是睡不着。我故意装傻 的说:「来北部玩两天太累吗?」小谊说:「玩怎可能会累!」这时我心一横, 直接开启咸湿的对话,虽然才做两次且搞不清楚她在想什么,但对于累摊与想睡 的女人而言,这时候的对话相信她不会排斥,因为已经进入恍神状态了……我:「因为一天做了两次,所以累了吗?」小谊:「你讲得太直接了吧!」


  我:「那就是做两次太累了,这样体力不好喔!」小谊:「体力又不是光用在这方面!」我:「但是我已经打算好要把你榨干了!」
  小谊:「最好是这样啦!你是看书看到傻了喔?」我:「呵呵,你说呢?」小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隔很久才做第二次,这样就累了,那是不是我 老了?」我:「不会呀!你这么有弹性又紧,怎会老呢?」小谊:「什么弹性?什么东西紧?」我:「你性感的小肉穴啰!」
  小谊:「吼~~以为你在讲什么勒!」
  我:「刚跟你男友搞舒服吗?」
  小谊:「不舒服,他依然是乱顶乱撞,我很痛,痛到他没射就叫他停。」我:「他血气方刚,怎可能没射就停?」小谊:「所以他叫我用嘴巴跟用手帮他射出来啊!」我:「射在哪里呢?」小谊:「他很变态,射的时候把我硬压在床上往我脸上射,我讨厌强迫!」我:「真好,你都用嘴巴帮他还让他射脸上……」小谊:「那又怎样?你要我也可以帮你啊!」我一听到这句,大脑瞬间变得清醒了,贼贼的对她笑说:「要记住你讲的话 喔!」小谊突然傻了一下,马上说:「ansonchen,请你忘记我刚讲过 的话!」哈哈,我怎可能忘记呢?我会记得很清楚的。但从小谊的对话,我相信 小谊的内心已经慢慢接受除了她男友之外,她还可以跟我上床的事实了。
  接下来几天,我跟小谊一样常打屁玩游戏,就在她要来北部的前一天晚上, 我们又在msn上讲了些咸湿,但是这一晚我永远忘不了,因为这一晚开启了她 此后跟我长达三年且疯狂的性关系。
  我:「明天跟你朋友来北部有地方住吗?」
  小谊:「我们订好旅馆了。」
  我:「哪一家呢?」
  小谊:「离你学校蛮近的喔!」
  我:「那要带你们逛逛吗?」
  小谊:「不用,我们会自己逛。原本是第二天才要找你的,但是我朋友的前 男友要来找她,所以第一天晚上你要收留我两个小时。」我:「喔~~那没问题。但她前男友来找她干嘛?」小谊:「那是她的事,我不过问。」我试探性的问:「那白天你玩累了,晚上我收留你两小时,你要先到我住的 地方看看电视,休息一下再回去吗?」小谊:「也好,反正累了。」我大胆的问:「这样就累了,那我们不就不行缠绵一下了?」小谊:「你在讲什么鬼啦!」我:「不行喔?这样我要锻练你的体力才行!」小谊:「最好是你锻练。再说我是去休息的,不是去耗体力的!」我:「那休息够了就可以耗体力?」小谊:「吼~~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我:「跟我做不舒服吗?」
  小谊:「不是不舒服啦,我也不知道要怎讲。」我:「我很喜欢跟你的感觉,也许是我自私,但是不要否认你也喜欢跟我的 感觉。」小谊:「……这是事实。好吧,我承认这两次真的很舒服,只是……唉!」我:「你会觉得这是乱伦吗?」小谊:「说实在的,如果你不是我的老师,也许我会接受这样的关系。」我:「我的确已经不是了,因为我没教你了,现在的我只是普通人。」小谊:「但我依然没办法把你已不是我的老师这观念放入我心中!」我:「我知道,但你不否认跟我做的舒服,也不否认你愿意跟我做。有些事 情是需要时间酝酿的,但静静等待不是办法,就当我自私,请你明晚暂时舍弃掉 所有想法,不然不要说跟我做,也许我们每碰一次面都会尴尬一次,这样你也愿 意吗?」小谊:「我不愿意,但是……好奇怪……」我:「这样吧,明晚,请容许我抱着你。如果你真不想做,我不勉强。」就这样对话结束了,不过我并未因此而感到丧志,因为我知道了一件明确的 事,就是小谊其实也接受跟我上床的感觉。我乐见明天的到来。
  隔天晚上,小谊电话打来要我去接她,因为她朋友的前男友要来了。接到她 后跟她闲聊,东扯扯西扯扯,就在快到我住的地方前,小谊接到她朋友打来的电 话。电话中问小谊人在哪,并交代小谊切记一定要两小时后回来,因为她前男友 十分钟后才会到,想说见面满两小时再说。小谊不疑有它,就随口答应了。
  但挂上电话后,小谊突然想起她忘记带一些盥洗用品,虽说我有,但她坚持 用自己的,因为回去晚了兼累了,想先在我那洗好再回去,于是我只好再载她回 旅馆拿。
  车骑到旅馆门口,打了通电话给她朋友,但她朋友竟然关机!没办法只好再 上去敲门拿,结果陪她走上去才走近门口,里面竟传来了她朋友的呻吟声!两个 人傻在门口,因为这根本不能敲门。


  然后一直听到里面传出男生吸与亲的声音,还听到那男的说:「好久没干你 了,想我的屌吗?」诸如此类的对话。我现在常在想,也许当初载小谊回去拿东 西是对的,因为里面的声音,或许真是压垮她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两人听了十分钟,她涨红着脸拉我下楼,一路上两人无言。回到我住的地方 后,我打开电视,她坐在我床上静静地看,我想她的表现也许是因为刚才听到朋 友的做爱声而受影响了吧!
  我知道这是好机会,因此我决定加码,加快摧毁她的意志。这时我故意先去 洗澡,洗澡时假装忘记带换洗衣裤进去,叫她帮我找再拿给我,但她找不到。我 才说我想起今早我洗衣服还晾在顶楼,但上面很多人晒,她就算去帮我收应该也 不知道哪些是我的。
  小谊无言了,我就叫小谊不如先拿大浴巾给我,我包着出来。后来擦干身子 后,故意先在浴室里把小anson弄到半勃起状态,然后包着下身走出浴室。
  我知道小谊也发现我的半勃起了,于是这时故意加大擦头发的动作,边擦边 面对她跟她聊天。
  因为我的动作很大,所以浴巾就这么不小心的滑落了,小谊叫了一声,但眼 睛却没闪开,而是盯着我的小anson。我知道时机成熟了,就走到她身旁坐 下然后慢慢地抱住她,从脖子开始轻轻的亲吻着……小谊发出喘气声的说:「好痒,不要弄我痒啦……」我哪管那么多,这时候我边亲吻边把手慢慢滑下她的双乳,就这么轻轻搓啊 搓的,小谊的喘气声逐渐变大了。我手再伸进衣服内隔着胸罩摸她的乳房,再将 手指伸进胸罩内刺激她的乳头。当我揉着她乳头的当下,小谊发出了「嗯~~」的声音,我知道,今晚她已经是我的猎物了。
  将她上衣与胸罩脱下,再让她平躺在床上,我从上面慢慢亲到下面。将裙子 掀开,隔着内裤舔她的肉穴,小谊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脱下了内裤,我趴到 她上面用69的方式呈现,边舔她的小豆豆边用手指挖肉穴。惊奇的事出现了, 小谊竟主动抓住我的小anson吞吐了起来。
  小谊:「嗯~~嗯~~第一次吃到没味道的屌……」我:「那也是第一次让男人舔你肉穴吗?」小谊:「喔~~喔~~好舒服!舔大力点~~」我:「吸大力一点,我的屌要干你的嘴!」小谊吃得津津有味,我的手指与口舌之技也让她爽翻。就在我准备停手时小 谊也停下了手,但她叫我不要停,手指动快一点,我知道她被我弄到g点了。
  小谊:「喔~~嗯~~喔~~喔~~快一点~~喔~~好奇怪的感觉~~」我手指定点加速的说:「是这里吗?」小谊:「喔~~就是那里!等一下~~等一下~~停~~停~~我好像快尿 一样~~」我知道小谊快高潮了,从小谊的表现来看,可以确定这是小谊第一次的g点 高潮了。
  小谊扭动着身躯说:「停~~停~~喔喔~~嗯~~喔~~快尿了~~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啊~~啊~~」接下来就看到小谊全身紧绷,一直不断地非自主性抖动身体,嘴里喘着大口 气,肉穴也流出许多液体。我知道小谊高潮了!不过事情还没完,因为我还没干 她的小肉穴。
  让她休息一下喘口气后,我马上插进了她的身体,喔……依然很紧啊!插进 去后小谊叫出声来了,也许是高潮过后身体敏感度大增,她不断地推我,但越看 她推我,我就越粗暴地插她!
  我:「喔~~小谊,爽吗?我这样干你爽吗?」小谊:「啊~~啊~~太敏感了~~不行~~不行~~」我:「不行什么?不行停吗?」小谊:「不是啦!啊~~啊~~好舒服……好敏感……我快受不了了……」我疯狂地抽插她,时快又时慢,边干她边玩她乳头。小谊一直扭动身体,高 潮一次后的敏感程度相信她是第一次体会了。这时马上把她翻过来从背后干她。
  我:「舒服吗?告诉我舒服吗?」
  小谊:「舒服……好舒服……喔~~那种感觉又快来了~~喔~~喔~~」我:「这么舒服,那我每个星期都干你好不好?」小谊:「喔~~啊~~好……好……每个礼拜……好~~喔~~」我:「你说的喔!每个礼拜喔!」小谊:「好~~好~~我又快尿了……快不行了……啊~~~~」小谊高潮第二次了,我也快受不了了,马上把她翻过来,把小anson拔 出后对她说:「这是你曾答应过我的。」然后直接射在了她的脸上。射完再像第 一次做那样,放进她嘴里叫她舔干净。休息一会,又再做了一次。


  那晚的小谊高潮了三次。做完看了表,上面指针写着凌晨一点五十七分,超 过了原先预定的两小时,小谊做完后连洗都没洗就昏睡在我床上了。那一晚我知 道,此后将会有个女人伺候我的小anson了。
  (四)
  第三次的结束,也奠定了许多事的开始。由于我签约担任专任讲师的学校是 在南部,因此每周下南部去授课,我一定会在当晚约小谊共进晚餐。晚餐后去西 子湾吹吹海风,或是去四处逛逛,然后车子会开进汽车旅馆,一定会好好的操一 下小谊。
  小谊似乎也蛮乐在其中,因为我不是约出来就做爱的人,通常会培养个情绪 后才进入正题。渐渐地,小谊也期待每周一次的性约会。其实可以看得出小谊的 期待是由她的内衣裤来看,每次出来衣服一脱,小谊必定会穿着整套的性感内衣 裤,然后当晚的她会做的很享受。
  后来,除了每周下一次南部外,因为小谊大四了,很多空堂的时间,所以她 故意把没课的时间排在我在北部的时间,因此除了每周一次的性约会外,小谊也 会抽时间来北部,当然,一来就是做爱。我还记得有一天是指导教授约吃饭,出 门前我用力干了一次小谊,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她吹出来。
  我曾经问过小谊,这样做她不后悔吗?小谊总是笑笑就带过去,而我也没追 问。不过小谊倒是有一次跟我讲到,他说他男友似乎发现她出轨了,因为他男友 某一天跟他做完后跟她说了句:「我怎感觉你似乎有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是啊,这位先生,有好几次你打电话来的时候,你女友的阴户里正插着我的 小anson呢!当你在船上摇晃时,你女友正在我的床上摇晃呢!
  不过时间久了,再美的女人都会觉得食而无味。当时或许是受到自拍老婆图 书馆的影响,以及一些色文的薰陶,我开始动起了调教情趣的念头。不过小谊在 当时要开发成我的炮友花了我一些时间,因此要调教想必也要花点时间。
  对此我采渐进式方式进行,我认为调教的第一步是要先让她卸下羞耻感,如 此才能够做出多数要求。因此,第一步我决定以网爱为主。
  我选了某天我们在线上聊天时,我突然对她说:「我好想跟你做爱,现在就 想!」小谊:「那是什么鬼?」我:「就是用视讯镜头看着对方的性器官,然用边看边自慰,再用言语与文 字等想像着我们真的在做爱~~」小谊:「嘿~~好像很好玩。先把房门关一下,免得我妈看到。」小谊直接了当的答应让我有点惊讶,原以为她会推托一下,但没想到她竟二 话不说的答应了!裤子还没脱我已经开始硬了。调整了一下视讯镜头,准备用视 讯来意淫小谊。
  小谊回到座位后,我开始要求小谊把上衣扣子解开,先要求她轻轻抚摸自己 的乳头,小谊从麦克风那头发出了喘气声……我:「什么感觉呢?」小谊:「痒痒的,觉得乳头好像越来越硬的样子。」我:「是吗?那另一只手伸进裙子里,先把裙子掀开,内裤先别脱,用手隔 着内裤挑逗自己。」小谊照做了,此时的我也正套弄着自己的小anson。小谊呼吸声越来越 重了,从视讯这一头也能看到她淫荡的透明内裤上有着一条水痕,小骚货看来也湿了~~我:「边弄自己边看视讯,看到我的了吗?它迫不及待想进入你身体了!」小谊:「喔~~喔~~好舒服的感觉……」我:「内裤拉下,我要看你发浪的肉穴~~拉下后双脚放到桌上。」小谊:「拉开了,嗯~~喔~~还要再摸吗?」我:「现在,想像你的手指是我的小anson,慢慢地自己插进去……」小谊照做了,她开始用中指与无名指插入了,我叫小谊越插越快,我也越套 越快了。
  小谊:「嗯~~喔~~快……我想要……喔~~」我:「在给你了,喔~~你的小肉穴依然很紧啊!好湿……干你真爽!」小谊:「我……我快到了……我快了~~」我:「一起高潮吧!」
  话才说完就看到小谊在视讯那一头抽搐着身体,我知道她到了,而此时我也 忍受不住,直接射在手掌心上了。呼~~很爽!但看着小谊隔着视讯的样子,我 更爽。
  两人清理了一下,回到桌前我们继续聊。小谊说虽然爽,但总是觉得少了点 什么。我问她怎会这么干脆就答应呢?小谊说她觉得多点情趣也不赖。是呀,看 来小谊真的想冒险玩乐了。
  其实小谊的个性我也慢慢摸清了,原则上只要对方是她所信任的,要邀请她 一起冒险玩乐她都会答应。是呀~~都会答应,但这也是造就三年后我们翻脸的 原因。待写故事后段再说吧!


  很快的婚礼来到了,匆忙拍了假的婚纱照、办了假的喜宴,为了像真的,我 连家中长辈都找了假的长辈来演,然后满足了他长辈的期望娶了她。婚礼结束当 天晚上,两人早早睡了,当然那晚是各睡各的,然后隔天归宁。
  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但就在某一天夜晚,我决定要实现我的决定。是的, 相信各位都猜到了,我要讨回我的补偿与报酬,所以当晚我进了小谊的房间,脱 了她的衣服做了该做的事。她也没排斥,甚至应该是享受其中,唉~~我该为自 己的调教结果感到满意吗?
  就这样,我们过着假面夫妻的生活,白天她三不五时打电话回家哭说我殴打 她,在外面有女人。但夜晚,我是用我的肉棒教训她,她也乐在其中的接受我的 教训,半年了,她家人对我态度越来越差了,我想一年后要离婚不是问题。
  也许这是我人生中演过最荒谬的闹剧,但是我常说服我自己,我只是在跟一 个贱女人玩,而她也喜欢这样被玩,她常说也许我们是世上唯一一对有合法关系 的性伴侣了,但是对我而言,她只是一个肉体而已。有时候会想,要不要在离婚 前一个月疯狂内射,干脆让那家伙当个现成老爸算了。但孩子是无辜的,所以现 在的我抱持着能玩就玩的心态,然后,静静地等着这一出闹剧落幕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