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往事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1993年的晚上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情,我家住在一个小山村里,爸爸、妈妈、哥哥和我,也算是幸福的一家吧,在小山村里也算是富裕户吧,那天是我刚刚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家里都很高兴,对于山村里的人来说考到城里那就是有出息了,所以妈妈做了一桌好菜,爸爸也买了一瓶白酒,家里就像过年似的。
  在饭桌上爸爸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哥哥也陪爸爸喝了一点,我也想喝点,当时好奇吗,看到家都喝的很开心就也想喝点,可是妈妈拦着不让,不过到后来爸爸发话了,说可以喝点,我也就高高兴兴的端起杯子一口闷了下去,那下把我辣的,感觉胃里有团火在烧,不过确实很高兴,也觉得自己是男人了,最后吃完饭散去的时候,爸爸是被妈妈架回去的,哥哥也被嫂子扶着回去的(农村里都是住在一起的)。
  我呢,没喝多少,也就是浑身发热,不过没有晕,自己就回到房间,也不洗脚就躺在了床上,可是翻来覆去睡不着,浑身充满了兴奋,过了一会,妈妈可能是不放心我,就过来看看,我正在床上发愣,就看到妈妈推开门走了进来,妈妈看到我还没有睡,就问"没事吧,告诉你不要喝了,小小的孩子就学着喝酒",我就不乐意了,"我哪里小了,放在以前16岁都有孩子了,我是男人了"妈妈一听乐了"你知道什么是男人么,你就说自己是男人了"因为喝酒头脑还有点迟钝,不过我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不过我也不肯示弱,强自说着"我不管,我就是男人了",妈妈笑着说"好好好,我们家晨晨是真正的男人",听出妈妈敷衍的口气,我就越发的恼怒了。
  看着妈妈坐在我的床边,只穿着一条粉红色的有点旧的三角裤,上身赤裸着,我的下半身就是一阵冲动,我心想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么,我这就搞你这个女人,俗话说酒壮人胆,要是换在平常打死我也不敢啊,我起身抓住妈妈的手,一下就把妈妈拉倒在我身上,我抱着妈妈半赤裸的身子,就翻身把妈妈压在了床上,妈妈也是一愣,就开始了轻微的挣扎,妈妈以为我是闹着玩的,当时的农村鬼才会有乱伦的说法,所以妈妈挣扎的也不是很用力,我也就趁此机会,使劲的往下扯着妈妈的三角裤。
  妈妈开始发现我的不正常了,一只手抓着三角裤,一只手推着我的胸口,嘴里说着"晨晨,你干嘛啊,别闹了,快揍妈妈身上下来",我根本就不理睬妈妈,继续扯着妈妈的内裤,在我和妈妈的死扯下,最后就听到"咔"一声,妈妈本来就老旧的内裤光荣牺牲了,我就直接趴在妈妈的身上,开始脱自己的内裤,脱下内裤随便一扔,就对着妈妈的下体一阵乱戳,妈妈开始剧烈的挣扎,嘴里不停的说着"晨晨,你喝多了,我是你妈啊,快下来,我生气了",我也开始回嘴"你不是说我不是男人么,我现在就男人给你看看",然后就一只手按在妈妈,一只手就扶着自己18寸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口上下摩擦着找入口,最后在我的坚决努力下,终于给我找到了阴道的入口,扶着阴茎对准位置,腰部一沉,就进入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妈妈在我进入的一瞬,身子一僵,然后就像泄气的皮球软了下来,也不在挣扎了,只是发愣,我也趁着这时把阴茎深深的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里,然后趴在妈妈身上,开始了活塞运动,我在心里呐喊着"这就是女人啊,好舒服啊,我终于是男人了",感觉着妈妈阴道的柔然,温热和褶皱,让我越发的卖力的耕耘起来,房间里也响起了"啪啪"的声音,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我的第一次很持久,大约有十几分钟,后来也体会到了吸毒般的感觉,高潮,体会到了女人的美妙,此刻在我的心里,我身下的女人不是我的妈妈,只是一个女人,一个能给高潮的女人,一个让我变成男人的女人,在我把精液喷进妈妈阴道之后,妈妈才再次有了动静,妈妈推了推趴在她身上的我说道"快下来吧,我要回去了",哪知道她这一推,就感觉到在她阴道里的阴茎再次硬了起来,毕竟是年轻人么,还是第一次,回复的快也正常,其实妈妈也到了如狼似虎的年龄了,36岁的妈妈性生后很少,农村里结婚都很早,而且你别指望家里的男人开垦完田地,还有精力再耕耘妈妈这块田,本来我上了妈妈发泄后,妈妈就被搞的不上不下,不过农村人么,女人那有高潮的啊,也就是给男人发泄生孩子的。


  感觉到我再次硬了起来,心理还是有点期待的,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让我再次在她身上耕耘起来,其实也有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反正都给搞了,再搞一次也没什么,什么事有了第一次,第二次也就理所当然了,所以这次妈妈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承受着,来自身上这个男人,她的儿子的一次次的撞击带来的快感,而我则继续体会着妈妈的阴道,和柔软的身体,还有摩擦着自己胸部的挺起的乳房,虽然妈妈长的很一般,皮肤也有点黑,但好在有个前凸后翘的身材,算起来也不是一无是处,在那个年代农村屁股不大,不好嫁人啊;这一次我更加的持久,一下一下狠狠的撞击着妈妈的屁股,恨不得插烂它,妈妈也是嘴里喘着粗气,腿也盘上了我的腰,双臂勾着我的脖子,微黑的脸上布满了红晕,眼睛里充满了春情,直到我抽插的频率加速,妈妈的双腿也越盘越紧,腰部也是使劲的往上抬着,好方便我的冲击,然后就是身体的僵硬,伴随而来的就是妈妈一声长长的呻吟,而我也是感觉到阴道的剧烈收缩,快感也是越来越大,然后就再次喷进了妈妈的阴道深处,随后就感到滚烫的液体喷在我的鬼头上,让我有了升天般的感觉,当我再次回过神来时,就看到妈妈双眼空洞的望着房顶,身体上还有高潮后留下的红晕,我翻身躺在床上,阴茎抽出时也发出了"啵"的声响,不过妈妈始终都没有动静,因为太过累了,我也没在意就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以前都要早起做家务的妈妈提前醒来,看到我因为昨晚的运动还在睡着,然后就是一阵茫然,然后伸手摸了摸阴部,哪里毛发被干固的液体黏在一起,也因为阴茎进入和撞击的原因,阴唇周围的阴毛都紧紧的靠着大腿的根部,阴唇就这样裸露着,上面还有昨天和儿子交合的痕迹,此时妈妈心里充满了茫然,她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要怎么办,要是给别人知道会给打死的,然后就转过头看了看还在睡熟的儿子,心里一阵无奈,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儿子,和自己的丈夫,虽然丈夫现在一点也不稀罕自己,但是还是要守妇道的,不过这和儿子发生的事情,应该不算是不守妇道吧?就这样想了一会,妈妈也就起床了,还有那么多活要干,那有时间想这些问题,更何况一个村妇也想不到什么办法,妈妈起来后就去做饭了,爸爸和哥哥都是要早期做农活的,也是避免爸爸的怀疑,再做饭的时候妈妈也想过,或许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儿子还要去城里上学,以后会很少回家,想到这里念头一转,想起昨天最后一次的那种感觉,"好舒服,像升天嘞"妈妈嘴里嘟囔着,微黑的脸庞又红润起来,直到爸爸起来喊了妈妈一声,妈妈才打断念头,赶紧做饭。
  这一觉我确实睡的很香,醒来的时候太阳都老高了,"幸好是暑假"我低声说着,从床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感觉阴茎不舒服,低头一看,阴茎上面有一层干固的液体,阴毛也粘在一起,这才想起昨天自己干了什么事,一时有点害怕,见到妈妈该怎么办,搞的我一时不敢出房间,后来被一泡尿憋坏了,才一咬牙就开门出去了,出门后我也没有管其他的,埋头就往厕所走,谁知道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我冲进厕所时也没注意里面有人,我扒开内裤就要尿时,才发现妈妈刚起身要提裤子,结果很尴尬,我和妈妈都楞在那里,可恨的是我的眼睛好死不死的又往妈妈的阴部瞄了过去,就看到妈妈还没有清洗的阴部,看着那团黏在一起的阴毛,我手里的阴茎有蠢蠢欲动,妈妈一看我的阴茎翘了起来,脸一红,赶紧提上裤子,推开我就跑了出去,我也回过神来,看着挺着的阴茎,哭笑不得,"本来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妈妈,这下好了",我无奈的想着,最后好不容易才尿完了尿,提上内裤就出去洗刷了。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暑假生活,尴尬的暑假生活,每次只剩妈妈和我在家里时,这种尴尬就越发的浓重,所以一直到我去城里上学我也没有再碰妈妈哪怕一根手指。
  本来自我安慰那天晚上的事就像人生的一个调味品,尝一下鲜就得了不可能长此以往,可是哪个猫尝了腥就不再惦记的,不过还好我还有点自制力,控制住了自己不再往那方面想,不过压抑总有爆发的一天,而且爆发起来绝对无法阻挡。
  光阴似箭,就这样在尴尬的气氛中过完了暑假,在那天妈妈只是帮我收拾东西,也没有和我说一句话,直到第二天坐上爸爸的三轮车揍的时候,妈妈才再后面喊了一句"在城里老实点,自己照顾好自己,听老师的话,别让妈妈担心啊",看着妈妈红红的眼睛我感到喉咙一阵干涩,点了点头,就转过头去不再往后看,我怕我自己会哭出来,山村虽然穷但是毕竟是我自己长大的地方,现在离开了才发现自己好舍不得,舍不得这里的一切,虽然明知道放假时可以回来,但是还是止不住的悲伤。


  怀着这样的心情我进入了传说中的城市,慢慢的我原来难过的心情就被好奇代替了,年轻人都是这样,什么都是一阵一阵的,再加上对城市的好奇,忘记悲伤也不奇怪。虽然只是一个小县城,但是我还是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样子,心里也尽是好奇,兴奋,激动,到学校后,在老师的帮助下安排好宿舍,交完学费,我就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涯,在第一年里,我对什么都好奇,也尝试了很多,也认识了很多朋友,还有穿着新潮的女同学,当然也被那些城里的朋友们教唆着看黄片,当时的心情我现在还记得,那种片子看的我面红耳赤,还引起了朋友的嘲笑,后来我也争辩了几次,因为我是爷们,纯的,老子上过女人,你们都是还是雏呢,当然我不能告诉他们我上的是我妈妈。
  在我认识的朋友里面还有几个官宦子弟,据说他们是靠关系才进一中的,其中有一个和我玩的最好,后来问了才知道她妈妈是县政协副主席,老爸曾经是反贪局局长被双轨了,据说是因为贪污受贿,现在家里都是她妈妈当家,当时我对他那叫一个敬畏啊,你想啊,一个农村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小孩,遇到一个在我看来是高官子弟的人,你能不敬畏不巴结么,后来才知道政协副主席算是"高官",至于怎么知道的,这话就长了,那次是在高一下学期,因为这个朋友学习不好,经常问我问题,和抄我的作业,我也有求必应,所以我们还真是很铁,一直都现在都很"铁",那是第一次进他家,他爸爸现在不在家,据说是出海经商了,我被他带到家后,那厮就很不客气的让我帮他做作业,在他的淫威之下我也只能答应了,而那厮就跑出去玩了,临走前才说她妈妈出去应酬,一时半会绝不会回家的,让我放心,我一听也就不担心被当做贼了,于是就老老实实的做作业,大概到下午3点的时候我听到开门的声音,我以为是我那朋友回来了,也没有在意,就继续奋斗,到大概4点的时候我终于把作业写完了,伸了个懒腰,活动下脖子,这才想起,那厮不是回来了么,怎么没进来呢,难道说是贼?想到这里我有点怕了,不过还是有点好奇,进来的到底是谁,于是就开开房间门小心的走了出去。
  刚到客厅就闻到一股酒味,看了下主卧室开了的门,我在心里也猜出了个大概,也就大着胆子走了过去,推开门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侧躺在床上,衣服也只是脱了上半身胸罩也是退开一半,下半身就露了半个屁股,我心想这就是那厮的妈妈吧,喝了那么多酒,不知道长的怎么样,就壮着胆子走到另一边看了下,这一看不要紧,把我的小弟弟看的充血了,原来她胸罩给她退的露出了雪白的乳房,我深呼一口气,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她的脸上,比妈妈漂亮,这是我看到她的脸后的第一个想法,虽然年纪比妈妈大,但是她保养的比较好,皮肤很白,有点眼角有点皱纹,小嘴唇,还修了柳叶眉,整体看上去很秀气的一个女人,偏偏还有成熟的不像话的身体,看着看着,我的阴茎已经非常硬了。
  眼睛又扫向她的下半身,裤子脱了一点,露着内裤,内裤周边还有几根阴毛,这下我是再也忍不住了,毕竟自从上次上过妈妈以后现在都没有碰过女人,现在又遇到如此诱惑,我就再也忍不住了,此刻我的心里根本没有朋友回来怎么办或者他妈妈突然醒来这种想法,去上她这种思维出满了我的脑子,我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抓着她脱了一般的裤子,继续她未完成的任务,此时我脱的很粗鲁,但是她也没有醒来,可能是喝的太多了的缘故吧,我顺利的脱下她的裤子,看着这具对我来说很有诱惑力的身体,就急切的脱下自己的衣服,然后就这样裸着身体,挺着阴茎,把她身体摆平,然后就把她的内裤扯下,把她的双腿分开,就爬上她的身体,感觉到她滑腻的皮肤,还有水一般的身体。
  我喘着粗气,一只手扶着阴茎,开始尝试进入,我先用龟头在她的阴唇上面使劲的来回摩擦,直到她的呼吸变粗,阴唇开始出现一丝丝液体,才急不可耐的对准她的阴道,狠狠的插了进去,然后把她的双腿盘在自己腰上,再把她的胸罩扯下来,就趴在她身上冲击起来,而她也不有自主的加紧我的腰,双手无意识的抓着被单,承受着我的冲击,我也很享受她那雪白的乳房和我胸口贴在一起摩擦的感觉,更何况她的皮肤那么好,胸部也不小,再加上她滑腻而紧凑的阴道,这几种快感加起来简直太爽了,我差点就喷了出来,不过还好我忍住了,因为我特别希望出现上那样让妈妈高潮的成就感,我想让我身下的这个女人高潮,这样可以体现我是男人,而且是很强的那种男人的虚荣心,所以我格外卖力,而阿姨的嘴里也发出轻轻的呻吟,听着她那因为我的阴茎抽插而发出的呻吟,像伴奏似的随着我的撞击呼长乎短,我也越发的亢奋了,我抬起身子,看着阴茎在阿姨的阴道里进进出出而带出的白沫,还有那水声,我的快感也越来越高,我感到高潮就要来了,所以就抓着她的大腿使劲的冲刺,而她也拱起身来,再我快要射的时候,她的身子一颤,然后就是滚烫的液体喷在我的龟头上,我也忍不住快感,使劲抵住她的阴道,精液突突的射进她的子宫深处,我感到一阵空虚,就趴在她的身上休息回味着,而她也喘着粗气呼吸者,房间里一下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我正要起身的时候,突然我身下的女人醒了过来,看了下我很平静的说"爽够了吧,下来",我赶紧手忙脚乱的起身,阴茎从她体内出来的时候还发出的一声响,听到这声音,我也不好意思起来,她看我这样就笑了起来"现在的小孩能耐的很啊,这算是入室奸淫吧",顿时我哑口无言,她看了看我就问"你怎么进来了的",于是我就把我怎么来她家和她儿子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她听了之后就告诉我,这事就算了,以后可以来家里玩,多帮帮她儿子,我也不是笨人,一听就知道,她默认了我们的关系,以后还可以经常来做,听起来还真不可思议,不过后来听其他的朋友说才知道,她这人不检点,有几个高官时不时的爬她的床,这才明白她怎么不介意这事,估计是看我年轻,也想尝鲜吧,毕竟咱小伙现在180cm,身体也因为干农活很壮士,小麦皮肤,人长的也很阳刚,像她这样的女人对我有兴趣也不奇怪,就这样我时不时的来我朋友家里玩,为了和他妈妈幽会,我就经常帮他做作业,报酬嘛,就是你妈妈的身体,我常常这样安慰自己,关系久了她才告诉我她叫孙美雅,总之这一年对我来说很美妙,美妙的如此不真实,当然更美妙的事情随后就发生了。
  高一暑假回到家里不久,我那被美雅阿姨阴道浸泡过的阴茎就已经受不了了,有时候都是用手解决,不过几次之后就不在有兴趣了,实在是没女人难过啊,这个暑假,爸爸和哥哥经常去贩棉花,其实也不是就我们家里,是全村的人都贩,所以经常不在家里,也让我那骚动的心情,更加不安分起来,常常想起美雅,然后又想起自己的妈妈,还有去年那次的事情,我越来越按耐不住心里的欲火,于是就下决心,再弄妈妈一次,就这样我盼望着黑夜的到来,终于在我的期待中黑夜降临了,吃过晚饭,我在房间里等着时机,等到10点的时候就听到妈妈叫嫂子睡觉的声音,因为现在嫂子刚生了小孩4个月,所以妈妈都是和嫂子睡在一起,看着孩子,不过这同样阻挡不住我要得到妈妈的决心,我太想要个女人了,等到妈妈那个房间没动静后,我就悄悄地起身,衣服也没穿,挺着阴茎就走向妈妈的屋子,到了门口,我轻轻的推开门,屋里黑呼呼的,我进屋后就把门轻轻的关上,然后摸着黑慢慢的走到床边,可是我又犯难了,我不知道那个是我妈,不过也只是由于了一会,我就爬上床(农家的床都很大的能躺4个人),我也不再猜哪个是妈妈,就看外面的靠的最近,于是就移着身子靠了过去,我听着我旁边女人的呼吸声,伸出手摸向她的乳房(农村人都是上身裸着只穿内裤睡觉),我把单子往里面推开,然后起身,就往这个女人身上爬去。
  我刚一趴到女人身上她就醒了,我赶紧用手捂着她的嘴,在她耳边说"别出声,我是晨晨,把人都吵醒了都不好看"那女人一听是我身子就是一僵,我也不管她会不会再出声,就放开她的嘴,然后开始脱她的内裤,也许是真的不想把人吵醒,她不敢动,只是僵着身子,直到我把她的内裤褪下来,她才有点挣扎,嘴里小声的说着"不要这样,给妈知道会打死我的,"我听出这是嫂子的声音,心里有点高兴,又可以尝鲜了,于是就在她耳边说道"咱们家乡话,不是有一句:
  嫂子的屁股蛋子,兄弟的一半子么,今天让兄弟我用用那一半子"说完就不在理她,把她的腿掰开,让自己的下半身进入到嫂子两腿之间,然后就用手扶着阴茎,对着她的阴唇上下摩擦着,一只手也揉捏着嫂子的奶子,等到阴唇有开始湿润的时候就使劲插了进去,嫂子也因为的猛的一下,"哼"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我开始抽插起来。
  或许因为我用力过大,床居然发出"唧唧"的声音,这下嫂子不干了,用腿抵着我的腰不让我在弄了,说是吵醒了妈,就没法见人了,我当然那不乐意了,这样不上不下了算是怎么回事啊,就这样想了一会,我就趴在嫂子耳边说"你夹着我的腰,我抱你起来,咱么去我的屋子",嫂子开始不原因,不过看我绝不会就这样放过她,无奈就答应了,于是我就这样抱着我嫂子,阴茎和嫂子的阴道还紧紧的连接着,打开门,然后随手一关,就边走边干起嫂子来,嫂子也没用过这种花样啊,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连阴道都紧紧收缩着,嘴里还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走到我的屋里,然后我就放心的耕耘起嫂子这块肥田了,刚开始嫂子还有点约束,在给我弄了2个高潮后就很自觉的骑在我的身上颠簸着,因为我太久没碰女人的缘故,这次居然和嫂子弄到夜里3点多,而嫂子也因为我的花样,与那种欲仙欲死的高潮,和我抗战到最后。


  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而嫂子因为昨天太累所以还趴在我身上睡着,看着嫂子安详的脸庞,我才发现嫂子还是蛮漂亮的,属于那种耐看型的,看了一会又看了看时间,一看不早了就把嫂子摇醒,嫂子看到现在的姿势有点脸红,赶紧从我身上爬起来,坐在旁边。低着头不敢看我,我也在意,随后就叫着"好啦,低什么头,小媳妇还不敢见自己的男人了,去,看看妈妈在不在家,不在家给我弄点东西吃,昨天和你弄了那么久,我要大补一下",其实这种口气是我故意的,给她的感觉就是夫妻间的话语,我要让她习惯我,在城里一年我可不是没一点长进,一个人的习惯是可怕的,等嫂子习惯了我的语气,习惯了我爬上她的身子,习惯了我对她的指使,那么她潜意识的就会认为我是她的男人,这样做合情合理,所以我要让她习惯我,不光是她,还有妈妈,就像美雅阿姨对我那样,迁就我,满足我,等我习惯了,那天见不到她了,没她那么宠我了,就会很不舒服,不习惯,让她们习惯我,这样我爬上她们的床,她们就会叉开双腿把阴道撑开等待我的进入,这样的生活想想就很美妙,看着嫂子离开的背影,我在心理暗暗打气,前途是光明的,未来是幸福的。
  没过多久,爸爸和哥哥回家了,我和嫂子的幽会也告一段落,这短时间,每天晚上嫂子都会被我半强迫的抱回自己的房间,每天都是搞搞嫂子,吃吃她的奶,所以嫂子的反抗一次比一次弱,现在基本就是对我爬上她的身体的默认。爸爸和哥哥回来后,妈妈和嫂子也各回各自的房间了,夜里晚饭后,看着哥哥搂着嫂子的腰回屋子,我心里有点酸酸的,看来的半个就是半个,还要给哥哥用,当然我也只是想想,就回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了,因为前段时间和嫂子的缠绵,所以都没有做作业,现在都8月份了,所以我要抓紧了,从爸爸和哥哥回来之后,我每天都是做到12点以后;这天,我刚做完今天的任务,就出来透透气,上房顶看看夜空,我刚看了没一会,就听见爸爸房间的开门声,然后就看到妈妈走了出来,恩,看样子是去厕所,我心里一热,就悄悄下了房顶,走到厕所门口,听到里面传出水声,然后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妈妈撒完尿就站起来,正好看到我走进来,就说"晨晨还没有睡啊,熬夜对身体不好,上完厕所赶紧去睡吧",说完就准备离开,在妈妈走到每口的一刹那,我就把妈妈抱在怀里,伸手就去摸阴唇,妈妈伸手给打开了,嘴里说着"干什么啊,晨晨,别胡闹".
  身子也挣扎起来,我不理妈妈的挣扎,伸手就把妈妈横抱起来,嘴里说着"走,去我房间吧,我想妈妈了",说实话现在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到现在为止对女人我几乎是不认为弄不到谁上床,妈妈一听就想起了去年暑假做的事,挣扎也软弱无力了,因为妈妈也经常回味那种高潮的感觉,偏偏爸爸也就是偶尔弄几次,每次也都只是自己发泄,而且从贩棉花开始,基本就不怎么弄了,所以也是有点渴望,直到我把妈妈丢在我的床上,妈妈才回过神来,抬头就看到我挺着阴茎,往她身上趴过来,就要挣扎,等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就发现挣扎好像也挣不开,也就不在反抗了,我也很兴奋,把妈妈的内裤脱掉,扶着阴茎就朝妈妈的阴唇上面摩擦,想弄得妈妈出阴液再做。
  谁知道刚一靠上阴唇,就感觉到妈妈阴唇湿漉漉的,还有丝丝热气喷出,我心里猜了大概,阴茎对着妈妈的阴道入口,腰部一沉,很容易就进入到了阴道深入,阴道里很滑腻,我更加确定了,可能是老爸弄过了,不过也不在意,把妈妈抱起来让她坐在我大腿上面,这样就是女上男下,可是妈妈很茫然的不知道怎么做,所以我也就主动的抱着妈妈的屁股插起来,这天晚上妈妈没有回去,和上次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我们做的比上次多,就像和嫂子的第一次一样呢,我和妈妈做到了凌晨3点多,哪天妈妈一句话没说,就是默默的配合,接纳着我的每次冲击,从此以后妈妈似乎也默认了和我的关系,搞的我很纳闷,妈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接纳我呢,这个疑惑一直到我去上大学也没搞清楚。
  在那年暑假结束后,妈妈每隔一周都会来学校看我,我和妈妈都会在旅馆里,做些夫妻间的事,嫂子也在哥哥走了不久就怀孕了,后来嫂子说应该是我的孩子,说我哥在家也就和她做过3次,其他时候都是我趁哥不在家和她做的,不过我当时也小,怀着无所谓的心情,随后就忘了;在高中期间,我一直徘徊在,美雅阿姨、自己妈妈和嫂子之间,生理需要得到解决,没什么其他的欲望,学习也还不错,就这样一直到我上大学,爸爸和哥哥的生意也很不错,不在家的时间更加的长了。


  我在大学第一年的时候,美雅阿姨也借着看儿子的借口,经常和我幽会(那厮是自费上的,有钱人啊),妈妈和嫂子也经常轮流看我,到我大二的时候,我已经出去租房子住了,妈妈也借口照顾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妈妈的到来开启了我们夫妻般的生活,虽然不是夜夜笙箫,但也是隔三差五的疯狂一次,毕竟整天睡张床上的2人,不需要天天做,嫂子也经常来看我,恩,说是给妈妈看2个孙子,然后让我领她去逛逛大城市,虽然每次都逛到宾馆,结果就是景点没看多少,宾馆和旅社全知道了,总体而言大学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当然也有不怎么让人高兴的消息,比如有一次和昨晚爱的美雅阿姨,冷不丁的说她打掉了我们两个孩子,见我没说话,又解释说她和我好了一年后就不再让别人上床了,孩子是我的,又说她不能生下来,说是压力太大了,谁都知道她男人早就不能生了,她又是体制内的,所以不要让我怪她没和我说过,到最后我也没说什么,不过我心情确实不好,我想换谁都不会舒服,不过也就是不舒服而已,过了段时间我还是没心没肺的游走在三个女人之间,后来我大学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工作是美雅阿姨脱关系找的,媳妇是嫂子的表妹,高中毕业,因为没钱而没上大学,一个坚强开朗的姑娘,到我28岁第一个孩子出生的时候,除了和嫂子还经常发生关系外,妈妈已经不怎么做了,也就是偶尔一次,和美雅阿姨也是时断时续,现在我们更像是相处了很久的夫妻,需要的不再是性了,我们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偶尔通过做爱缅怀一下过去,虽然感觉对不起妻子,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维持着这种不伦的关系,习惯了,不想割舍了,我想美雅阿姨,妈妈和嫂子也是这种想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