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带我到了天堂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电视剧一集集地放,我的眼睛也开始迷离。毕竟13岁的孩子,到了这快鬼上班的时间,困是自然的。我说:"妈我困了,咱们回家吧!"我妈他们兴致不减,也顾不上我,姨父撂了一句:"你进你小姨屋先睡会儿吧!"就自顾自地打牌去了。无奈,我只得到洗手间简单洗了洗脸,推开小姨他们的卧室门进去了。
  灯关着,今天的月光还不错,照进小姨的卧室里,在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还是看的蛮清楚的。1.8m的双人床上,小姨向右侧卧着,身上盖着条薄薄的毯子,呼吸很均匀。我躺在了床的另一侧,闭上眼睛。没想到吵吵闹闹的电视能让我昏昏欲睡,在这寂静的夜里却半天也睡不着。我转过身,看了看熟睡的小姨,因为她睡在我左边,而她是姿势又是右侧卧位,所以我转身过去正好对着她的脸。
  小姨长的挺不错的。她比我妈妈小9岁,比我大17岁,今年正好30.看着她的脸,很容易让人觉得似曾相识,好像就是哪个电视剧里的女主角,却又想不起来是谁。不是惊艳,而是那种耐看的,充满一种母性温柔的感觉。
  小姨的性格基本可以从长相上看出来,她的脾气很温柔,对人也有耐心。她的身材很不错,身高大约165的样子,整体上瘦,但胸部和臀部的曲线是较浑圆的,我觉得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身材,配上这样的脸庞,才把小姨出落得如此可人。平时在家里,我父母亲和姨父以及那一堆舅舅都是牌鬼,小姨偶尔会因为他们人不够参与一下,她也是兴致不高的。她挺喜欢我的,没事会教我两句英文,或者和我一起看看电影,看看小说,有时会用手摸摸我的头,我的脸,笑着看着我。
  此刻我看着她,想想平时她摸我的样子,心里不由得笑了。她的手很瘦,看上去有些骨感,不过摸我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到那手柔若无骨。我觉得她的手是世界上最纯净的,不仅因为她经常洗,而且她很少搽指甲油,即便搽,也是透明的。很好看。我又想到夏天的时候,小姨经常穿着连衣裙和高跟凉鞋,每每看到她,我的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高兴,就是喜欢看,小姨的脚同样不搽指甲油,一样的纯净,柔美。这会儿是冬天,它们都藏在小姨温暖的被窝里。
  此刻我的好奇心大起,就想看看。我担心吵醒小姨,就从脚的那头掀开被子一角。慢慢的,慢慢的,露出了小姨的腿。哦,冬天冷,她穿着一条淡色的线裤,不过脚上没穿袜子。我又轻轻把被子向上掀开了点,头往近探了探,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洗衣粉的味道,又好像不是,是化妆品吗,也不知道。此刻这股淡香环绕在我鼻翼两侧,我只知道是从小姨的被窝里发出来的。
  突然我有种想顺着这香味扑下去的冲动,然而我还是强力制止了自己,扑到小姨身上,像什么样子,再说也会吵醒小姨。我享受着这味道,目光又移到了小姨的双脚上。这会儿它们交叉搭在一起,侧着,足弓弯弯的,好像两个可爱的小香蕉。房间里的光线并不明亮,所以我本能地把头靠近了那双脚,想看看清楚。
  哎!那股味道又出现了,哦!原来是小姨的脚有香味。不对,我顺着向上闻了闻,小腿上也有,只是不如脚上的明显。哦,女人都是喷香水的,小小的我真傻。那香味真诱人,我就那样傻乎乎地掀着小姨的被子独自陶醉了半天,直到鼻腔里都闻不到了,才把被子盖好。这时父母在客厅喊我,说回家睡觉,于是我穿好衣服,出了小姨的卧室。
  回到家,我还是难以入睡,想着刚才在小姨房间的事,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小姨的脚真美,比她的手还要美,尽管我看的不清楚,但那股香味,配上那弯弯的足弓,一切都显得很完美。我忽然傻乎乎地想,如果哪天小姨再摸我,用的不是手,而是这双脚,那会是什么感觉?我兴奋极了,脸热乎乎的,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以来,我都没有再刻意地去想过。原本以为就没事了,没想到当下一年春天来临的时候,当我再次看到穿着连衣裙高跟鞋的小姨时,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去年的这件事。
  是我一个人到小姨家里玩,之前跟小姨相约一起在家里看新出的电影。小姨开门迎接我的时候,我就感觉到脸上热了。那熟悉的连衣裙,高跟鞋。我忍不住低头看了看她的腿。这时因为是晚春,还不算太热,小姨的腿上多了一条黑色的丝袜。本来就修长的小腿,显得更加迷人。


  我傻乎乎地低着头,小姨笑了,看什么呢小力,快进来啊。哦,没。我心不在焉地,红着脸,进到屋内,换拖鞋。姨父出差了,还要一周才回来。小姨也换拖鞋,顺手把那黑色的丝袜也脱了。见我好奇,小姨说,我也是刚进家门。哦,明白了。小姨说,碟在桌子上,你自己把它装DVD先试播一下啊,小姨换一下袜子就来。就进了卫生间。
  我照着做了,放好碟,嗯,质量不错,很清晰,倒回开头,暂停,等着小姨。小姨也很快出来了,坐在沙发上,说开始吧!我们就一起坐着看这部期待已久的电影了。此时的电影显得并不吸引人,小姨倒是兴致勃勃,而我总觉得下身就那么不舒服,好像想撒尿,却又好像不是那种感觉。于是站起身去厕所,小姨仍在兴致勃勃地看着。
  进了厕所,我站在那儿有感觉不是尿憋,但着实憋的难受。突然我看到了小姨刚才脱下的丝袜,此刻它们正静静地躺在洗衣机盖子上。想起去年在小姨被窝里闻到的香味,我心潮澎湃,本能的拿起那双丝袜靠近鼻子,啊,就是这个味道,淡淡的香味,好熟悉啊。拿着袜子,我深深地嗅着,想象着就是小姨的脚……下身更憋了,我觉得难受,索性把裤子扒下来,让那话儿直挺挺地站在空气中,反而好受。我忘情地闻着,闻着,想着小姨用那纯净的美脚抚摸着我的脸庞。
  "小力,干什么呢?"小姨出现在我身后,笑眯眯的。我傻了。手里捧着小姨的丝袜,裤子脱到腿上,背对着小姨,只转过一个头来。我吓傻了。"你这是?傻孩子,怎么拿着小姨的袜子,快把裤子穿上。"小姨没有像我想象的动怒,还是笑眯眯的,她脾气真好。我赶紧收拾妥当,一边说,没什么,我……我就是看看那是谁的袜子,我尿尿呢,你就进来了。
  "呵呵,傻孩子,快回去看电影吧。"带着一丝惊恐,我和小姨看完了电影。此刻她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笑着看着我。我难受,碰到那样尴尬的场面,换了谁都难受。
  小姨开口:"小力,你干嘛拿小姨的袜子,你明明知道是小姨的。""我不是"."没事,小力说实话,小姨不会说你的,小姨哪次不疼小力?"我是个爱面子的小孩,还是说:"没有,我就是拿着看了一下".小姨笑了:"好吧好吧,这个傻孩子,除了小姨还能有谁穿那么长的袜子啊。好了,小姨给你做饭去,自己先玩着啊".
  小姨就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里面就传出噼里啪啦的炒菜声。我心里庆幸着没让小姨知道我闻袜子的事,但小姨的袜子,那带香味的脚,好像一跟线,拉着我这个小风筝,让我总想再看看,再闻闻。
  于是,我又溜进厕所。那双黑色的丝袜依旧摆在洗衣机盖子上。这次我聪明了,先关好了厕所门,然后照例扒下裤子,开始捧着小姨的丝袜闻起来。一边闻,一边伸出舌头舔了舔,似乎这样更能体会到小姨的香味。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一切,此刻对我而言都是安静的,没有意义的。
  下身越来越胀,我只好又把裤子往下扒了扒,顺手在那话儿上揉了一下。这一揉不要紧,顿时感觉到一丝从没有过,却又极其舒服的感觉。忍不住的,我又揉了一下,啊,真舒服。再揉,再揉。我左手捧着小姨的丝袜,右手在我的话儿上揉着,想象着小姨的脚抚摸着我,感觉从没有过的舒服。
  吱呀!门在此时不恰当地打开了。可以想象,那是比前次更尴尬的场面,因为这会儿我不仅嘴里咬着丝袜,一只手还在揉着下身。"小捣蛋,不说实话哦,到底在干吗?"我不敢回头看小姨,尽管听得出小姨仍然是笑眯眯的在说。"我……小姨……""喏,这次总不是又看看是谁的袜子了吧?""小姨……我错了,对不起,我……"!
  "你是在闻小姨的袜子吗?真是个傻孩子,小姨都穿了半天了。""小姨,我喜欢这上面的味儿,我…""啊!有什么味儿啊?傻小力""挺好闻的,小姨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妈妈!求你了,我以后不敢了!""傻孩子,先来吃饭吧"!
  一餐饭尴尬地吃完了。可能只是我觉得尴尬,因为小姨自始至终笑眯眯的,给我夹菜,盛饭,似乎就没发生过刚才的事。
  吃完,收拾完碗筷,小姨到卫生间把那双袜子洗了,然后来到客厅,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小力,跟小姨说实话,为什么闻小姨的袜子?""我就是喜欢香。""呵呵,人家都说臭脚丫臭脚丫,小姨都穿了半天的袜子了,小力不觉得难闻么?""小姨,你的袜子很好闻呢,一点都不臭。""傻小力……"小姨坐过来靠近我,一如既往地用那柔弱无骨的手抚摸着我的脸,温柔的说:"我不告诉你妈妈,但你以后也不能这样了啊,脚毕竟是走路的,不臭也不能闻。""可是小姨……我……我忍不住……小姨你的香味……"我急得说。"傻小力,那是小姨喷了点香水,你喜欢闻的话,小姨喷在手上给你闻。""不……我喜欢小姨的脚……""小力,不听话,说了脚不许闻……""为什么,小姨,你的脚又不脏,再说闻一下也不会生病,为什么不许?"我急得有点想哭,"小姨你说过疼我的,不是真话!""你这个小捣蛋,好吧好吧,小姨哪次不疼你啊,让我先洗一下,完了你要喜欢闻,就让你闻。""不,小姨,不用洗,我就想现在闻!""小力又不听话了,乖乖,让小姨洗洗".


  说完,小姨就自顾自进了卫生间。哗啦啦,一阵水声过去,小姨没出来。我坐在外面,想着马上就能闻到小姨的脚,激动的下身胀的无比难受,却又等不到小姨出来,真着急。
  大约又过了5分钟,小姨终于出来了。她迈着轻柔的步子走过来,往沙发上斜斜地一靠,温柔的望了我一眼,说:"好了,小姨好好洗了洗脚,来吧。"说着,小姨把一条腿翘上来,轻轻搭在我的肚子上。我的小腹忽然胀挺了一下,回过神来,捧起小姨的脚。
  这次,是大白天,客厅的光线好极了,我第一次离小姨的脚这么近,看的是那样清楚。这真是一双美脚,我刚刚14岁,从前看过港台电影上总用一个词叫性感,这时候我是完全体会到了,小姨的这双脚,干净,白嫩,皮肤细致而紧凑,趾甲晶莹透亮,脚背上隐约可见几条青青的血管,弯弯的足弓好像可爱的小香蕉,足踝连接着修长的小腿,处处散发着成熟女性的味道。
  我偷瞄了一眼小姨,小姨正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蓦地脸发热,赶紧低下头去。捧着这双性感的美脚,我慢慢把鼻子靠近脚背,慢慢的,贴上了,深深嗅着,香香的,不过闻的出来是沐浴露味,肯定是刚才小姨洗脚时用了。我继续闻着,脚趾,趾缝,再扬起双脚,对着脚心部位深深的呼吸。啊!真美啊!小姨的脚干净极了,几乎找不到一点点深颜色的东西,更别说脏东西了。
  我陶醉地闻着,嗅着,当中我又偷瞄了一眼小姨,这次发现她向后仰着头,看不到她的眼睛是睁还是闭,时而会感到她的呼吸加促。真想伸出舌头尝尝小姨的脚味,但我是个胆小的孩子,觉得小姨让我闻已经对我很牵就了,如果我舔的话她可能会批评我。于是,我闭着眼睛又把小姨的美脚闻了一遍,抚摸了一遍,直到小姨说:"好了小力,今天就这样吧!"才悻悻地放下。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小姨家走回自己家的,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小姨的脚,以及那诱人的香味。跌跌撞撞回到屋里,我钻进了被窝,又幻想着用舌头亲小姨的脚,顿时下身又开始胀。我想起了那会儿在厕所,那让人极其舒服的揉搓,于是我故技重施,又开始揉搓那话儿,啊!好舒服啊!一边揉一边想象着把小姨的脚趾含在嘴里的滋味。
  没过多久,我突然感觉下面出来了一些热热湿湿的东西,吓了我一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慢慢才知道这是射精,男人的性高潮。我第一次自学成才的射精,是幻想着小姨完成的。我只是依稀记得,那感觉美妙极了,如果我能含着小姨的脚趾射出来,那真的太幸福了。
  完事后,话儿软了下来,理智也恢复了一些,想想刚才发生的一切,那么让人冲动,又好像有点虚幻。我闻了小姨的脚!天哪,那是我亲爱的小姨的美丽的脚!我曾经离它们那么近,只要伸出一点舌头就可以触碰到脚上的肌肤!但我没有!啊,我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的是个胆小鬼吗?浑浑噩噩地想着,加上射精后本能的疲惫,我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是周末。一早醒来,昨天发生的事已然历历在目。我躺在被窝里,继续幻想着,真希望赶紧再去一次小姨家,又着实感到难为情。下次见到小姨会怎样呢?还有没有闻她脚的机会?不得而知。突然,电话铃响了,我一个激灵翻过身,拿起电话:"喂?""小力啊,是小姨。""哦,小……小姨啊……什么……什么事啊?""嗯,小力,今天你来小姨这里吗?""行,我马上!"挂了电话,激动地连裤子都穿反了。我还正犯愁呢,小姨主动叫我了!三下五除二吃了几口饭,就向小姨家奔去。
  一开门,小姨笑眯眯地站在面前,新的连衣裙,黑丝,银色高跟鞋。小姨太美了……我进了屋,"小姨你……有事啊……找我?""呵呵,臭小鬼,有没有想小姨啊?""想啊,可想了!""小嘴挺甜,才一天没见,就想小姨了?是想小姨的脚了吧?呵呵!""我……没有".
  小姨笑眯眯地拉我坐在昨天的沙发上,一翘,把整条美腿搭在了我的腿上,顿时那熟悉的香味又传来了。我心狂跳不止,耳边响着小姨娇媚的声音:"小力,又想闻小姨的脚了吧,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闻,那今天你就好好闻吧。小姨刚买菜回来,什么都没换,你要是觉得味道不好小姨就再洗洗".
  我的脑袋嗡嗡直响,天哪,我听到的真的是小姨说的?我有点不相信地抬头看了一眼小姨,她微微低着头望着我,仍然是迷人地笑着,我赶紧说:"不,小姨,不用洗",说着抱起小姨的腿,搭上手轻轻地隔着丝袜抚摸。由于紧张,手有点发抖,只是在小姨的小腿上摩挲着,一会儿移到脚背,一会儿移到小腿。


  小姨呵呵笑了,"小捣蛋,上面也可以摸摸。"我的下身开始发胀,手不听使唤地慢慢移到了小姨的膝盖以上,只摸了一下下,就又缩回来了。"放轻松啊小力,小姨又没说你,来,把鞋给小姨脱了,你不是想闻么?"我回过神来,小姨今天真主动啊,好像变得比以往风骚了点,不知道为什么。
  我开始解小姨凉鞋的鞋带。解了半天没解开,小姨笑呵呵地拍了一下我的头:"这样子解的。"她的玉手轻巧地解开了一只,"喏,右脚的给你了,再解不开就不让你闻了。"我还不至于那么笨,看了一次,右脚就轻松地解开了。本能地,我拿起那只右脚的凉鞋靠近鼻子,嗅了嗅。"小傻瓜,鞋有什么味儿啊?""香香的"其实没什么味道,只有一点皮子的味,可能是因为刚离开小姨的脚,也可能纯粹是我的心里作用,就觉得有股若隐若现的幽香。
  "呵呵,真是小傻瓜!"说着话,小姨的左脚已经伸到了我的鼻子前,顿时,真正的味道出现了,淡淡的皮革味,丝袜味,加上点脚汗的味道,混杂着香水,绝对是一种独特、性感、撩人的味道,我忍不住把鼻子深深埋在小姨大脚趾和二脚趾中间。吸啊吸啊,那诱人的味道让我大口地吸气,喘气,似乎想把那上面所有的味道都灌进口腔、食道、胃里,我一边嗅,一边双手抚摸着小姨的右脚,隔着丝袜,只觉得光滑之余带点磨沙,很舒服。
  摸了一会,小姨把右脚也抬起来,和左脚一起放在我脸前,我会意地凑上鼻子,那双脚却轻巧地往后一闪,避开了我,我不解地睁开眼看着小姨,小姨呵呵笑了,啊,笑的真好看,应该说挑逗,又把双脚伸过来,一边一只贴在我的脸颊上,上下摩挲着。
  啊!我以前在被子里揉话儿时幻想着小姨用美脚抚摸我的脸,此刻真实地进行着!难道小姨懂得我的心思?我并没有说啊,老天,真是善解人意的女人!我闭着眼睛,一边享受着小姨美脚的爱抚,一边羡慕着姨父能有这样的女人。那双玉足从我的脸颊,行至耳朵,太阳穴,眉毛,小姨的脚好像挺灵活的,准确地触摸到我脸上的每个神经,慢慢的,又移动到鼻子,顿时又感受到那熟悉的脚味,小姨用两个拇趾轻轻夹住了我的鼻子,让味道更容易地渗入我的鼻腔,我觉得到了天堂。